Pfefferminze

忙趁東風放紙鳶。

胡亂吐槽 有感而發

對事不對人。

暑假的時候關注了一位lo主,那時ta還沒有多少粉絲,剛剛開始寫一對CP。看前幾篇覺得文風很溫柔,溫馨日常向的文文筆好了,即使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,看起來也還是很快樂的,畢竟對我來說看喜歡的CP什麼正事都不做膩膩歪歪也會開心。

後來換湯不換藥的小甜餅看的多了,逐漸就感到乏味了,但也沒關係呀,我覺得能為愛產糧沒有很ooc就很可貴了,再要求更多是得寸進尺的。我也依舊會看ta發的文,依舊會紅心、藍手,是為了盡自己的一點點力量給他人創作帶去鼓勵,並不等同於在自己眼中ta的文本身有多好。

後來,關注ta的人越來越多,情況就變得不可描述了起來。

虛榮、關註感、存在感。

從踏踏實實寫文,從前一發完的字數很多,到每次發的內容越來越短,最後每次就是發幾句話。很直白的說,在我眼裡這種行為就是水熱度。人都喜歡做容易又討好的事情麼,既然發3000和發300可以得到差不多的熱度,為什麼還要辛辛苦苦的構思情節,揣摩人物呢。

真是劣幣驅逐良幣的經典操作。

最好笑的是,之前居然發了一篇怎麼寫出溫柔的文章的文。看到這個題目我都被折服了,一個人浮躁投機的人教一群浮躁淺薄的人怎麼華而不實的走捷徑嗎?投機取巧真的是,我認為最自作聰明、最沒有意義的行為了。只會把一些所謂溫柔細膩的詞語顛過來倒過去的重複使用,作為文手來說怎麼能得到真正的進步呢?媚俗。

本來無意吐槽這些的,畢竟只要取關就眼不見為淨了,但還是覺得這種行為,這種心態不是個體性的,而是有很大的一個群體都是抱著這樣的態度寫文的。實在是大錯特錯了。就忍不住想吐槽。

什麼時候能放棄虛榮、放棄華而不實、放棄過度社交流於形式、真真正正的腳踏實地充實自己,不再被所謂的“熱度”所蒙蔽,可能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長吧。

我還是很反感,過度自我表達、過度自我沉迷這種行為,畢竟人人都很忙,可能只有跟你差不多的人,才會關心這些無關痛癢的東西吧。愛交朋友是好事,但lof其實不是社交軟件的吧。個人意見。分清主次輕重。搞明白自己開一個賬號的初衷是什麼,才能不迷失吧。

生活無需公之於眾。

算是魔道祖师佛系淡圈。

取關了將近200個写忘羡的博主,留下的幾個不是為了看文,而是懷念當時看她們的文章所感受到的快樂。
從2017暑假開始沉迷魔道到2018年三月逐漸變淡,2019年脫坑。算來不長也不短了。有感慨,有不捨,但現實就是對忘羨這對CP的熱情沒有了。再沒有當時翻遍tag找文,找到一篇好看的文反反復復去看的激情了。最喜歡魔道的時候魔道遠遠沒有現在火,那時候的太太有的還在魔道圈,有的現在已經退圈了。原來再熱愛也會有激情消退的一天嗎。大概是因為我不再是從前的我了,也再也不能不能向從前那樣愛忘羨了。於是就到這裡吧。

發現自己往往是在圈子不熱的時候翻遍tag辛辛苦苦挖墳找糧,等圈子熱起來就覺得,無聊無趣,不想再看那些重複的梗和元素了。

喜歡《鎮魂》也是這樣。最喜歡鎮魂的時候是在2018年3、4月份剛剛看完原著的時候,當時覺得趙雲瀾和沈巍的互動太可愛了,翻遍tag沒有糧,圈子是真的冷。當時的CP甚至都不叫[巍瀾],寫肉文熱度最高的太太CP打的是[沈趙],印象十分深刻了。

後來《鎮魂》出了電視劇,在我這種純書粉看來是火得很莫名其妙了,坦白來說現在也沒有接受劇中趙雲瀾的形象設定,個人審美導致再怎麼強行解釋還是接受不了有鬍子的受,更不要說對劇情的魔改了。怎麼看怎麼殺馬特。火了之後[巍瀾]tag裡一片混亂,有衍生、真人,各種妖魔鬼怪。想想就覺得糟心,果斷脫坑。其實還是很難過很遺憾的。畢竟是真的很喜歡書裡“洪荒往事裡一襲青衫廣袖”的昆崙君呀。說好的“眉目精細”呢。真的真的好討厭喜歡的耽美被翻拍成電視劇啊。

假如有一天《殺破狼》或是《殘次品》不幸被拍成電視劇,我……只好原地暴哭,盡量閉目塞聽。千萬不要影響心中的他們的形象。腦海中的他們才是我愛的動力啊。


—曲終人不見,江上數峰青—

十一月十七日

《瓊美卡隨想錄》

*我所讀的木心先生的第三本書。

特別喜歡了。就像木心先生說的,讀到一本喜歡的書,不知道是書在理解我還是我在理解書了。對人如對書,對書如對人。

很多問題輕易劃過腦海沒有深思過,看《瓊美卡隨想錄》若有所悟。觸動的話並沒有全部記錄下來。不完全摘抄。

*“悔恨是凌亂的,整齊了,就是信仰。”

*“冰箱”的比喻時時會浮現在腦海裡。好像冰箱,談得都亮亮的,拉開裡面通明,關上,裡面就黑暗,冷著。

不應當是這樣的。猶記先生的“多記印象,少發主張”。

*先生的比喻,清靈通透,聽肖邦的鋼琴曲,讀著先生的隨筆,輕盈,浩渺,又幽遠,空曠。會有針扎似的舒服。

*“我已經長久不再羨慕那條猶太人的臂膊了”。

似明非明。“都是自己要求來的”究竟什麼意思呢。會一直思考下去的。

*“壁爐前供幾條永遠不燒的松柴的那種古典啊”。

寫到我心坎兒裡去了。

*“我于你一如白墻上的搖曳樹影”。

*對於俄羅斯文學像冬季裡棉被的比喻。說不出的愛和舒服來。

在看《瓊美卡隨想錄》時嘗嘗會想到《魚麗之宴》裡先生的自訴,太奇妙的感覺。

想讀更多更多先生的書。

十一月八日

(補記)

昨天晚上有突發情況。心緒不寧,無法沉下心來寫讀後感。目前塵埃落定,可以寫了。

*《魚麗之宴》,是讀的木心先生寫的第二本書,對木心先生的了解自我感覺更深入了一些。《魚麗之宴》即是答客問的合集,以及木心先生關於“藝術”“時代”“個人”的回憶。
給我留下很深刻印象的是《遲遲告白》和《戰後嘉年華》以及童明先生的訪談。
*思想是拒絕接吻的。
小說中的思想應是一道淺淺遠遠的地平線。這種感覺和形容是很熟悉的。想起了村上春樹的小說。也是一樣的感覺。
*我所曾見的生命,都只是經過,無所謂完成。
這句話的觸動太深了。我的生命何嘗不是只經過,而未完成呢。
有種深深的悲哀感。意難平。
換句話說,每個人的生命都應該追求完成,而不是行過。
*在《愛默生家的惡客》中,對“虛偽”的認識,也非常深刻了。粉墨登場的“藝術”終究難改優伶本質。
*明哲而癡心。
*反媚俗。
*不妄自菲薄。自作多情或是自作無情都是無意義的。

——

十一月一日

晚上讀完了木心先生的《素履之往》。

特別喜歡那種安靜又沉寂的感覺。準備從明天開始讀木心先生的全部書籍。

從《雲雀叫了一整天》開始。

很深刻的觸動來自木心先生對小聰明的見解。

自己真的太浮躁、輕浮了。不應該是這樣的。從沒有過小聰明累積成智慧的事情。

對內臟和潔癖的見解也很入骨。俗,是內臟。潔癖的女人總是找了最臟的那一類男人。

還有就是對動物如何看人類穿衣服的看法。

自己真的太過在意外在了,總是慾壑難填,太想佔有。

以後不會在這些事情上耗費心力了,實在是無關痛癢。

關於肖邦、莫扎特,也想聆聽。

包括對瑯瑯上口的成語的可以說是抵制?想改正自己以前的語言習慣,盡量少用成語試試,換一種不賣弄機巧的表達。

語言是為了溝通而存在的,本意不在於賣弄文采。

認識到青春的寶貴之處。

素履之往,獨行愿也。


——

emmmmm
自己耽美看的非常杂,萌的CP极冷极热的都有,佛系得不能再佛系了。

就这有时候看到tag里一些文章ooc到没眼看居然还有很高热度的时候真的......感到窒息+辣眼睛+生无可恋。🙃

总有种跟小学生萌了同一对CP的微妙感。很扎心了。

绝没有diss可爱小学生的意思,实在是无法理解怎么刷tag总有ooc倒没眼看,简直可以说是天雷滚滚的文还很自信的在那里占tag。呕。

求求那些审美跑偏到恶趣味的人远离我的CP叭。您那么厉害不如去写原耽,别玷污我的CP好吗。

谢谢您全家了实在是。

🙃。